曾超与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案号:(2019)粤0309民初5499号
发布日期:2019/11/23
广东省深圳市龙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0309民初5499号
原告:曾超,男,汉族,1982年4月24日生,身份证住址湖北省谷城县。
被告: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龙华区龙华街道东环二路二号富士康科技园C1栋二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3296132911。
法定代表人:李军旗,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建国,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覃柳姣,该公司员工。
原告曾超与被告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28日立案后,依法进行审理。
原告曾超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因原告向被告提供重大有价值信息,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原告信息费人民币500万元;2、因被告未履行事先约定的保密义务,请求判令被告支付人民币1元;3、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在富士康科技集团下属的深圳富桂精密工业有限公司就职期间发现该公司存在若干重大缺失,可能对集团和郭台铭本人的声誉造成重大伤害,于是在2019年2月21日向郭台铭汇报。郭台铭指示其高级秘书刘医师与原告接洽,原告提出如果证实其所举报的情况属实,请求给予奖励人民币500万元和信息保护。原告于2019年2月26日、2019年4月15日就重大缺失问题写了两份报告,通过刘医师转呈给郭台铭,随后原告所在的事业群最高主管凌致平总经理在郭台铭的指示下介入调查。2019年4月16日,原告与深圳富桂精密工业有限公司解除了劳动关系。原告认为郭台铭没有对其进行任何保护,依据内部调查结果认定举报的情况不实并拒绝给予任何奖励,故提起本案之诉。
被告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辩称:一、原告起诉的对象错误,原告离职前受雇于深圳富桂精密工业有限公司,与被告不存在任何合同法律关系,将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列为被告并依据合同关系要求其支付信息费、保密费,属于起诉对象错误;二、原告关于信息费的诉讼请求没有任何依据,原告与被告之间并无任何口头或书面上的奖励约定,原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所提供的信息影响超过100亿,且原告提出的“举报”事项也不符合集团关于“反腐倡廉”的奖励政策;三、原告以恐吓勒索方式向被告主张无所依据的奖励金,其行为断不可取;四、原告并非被非法解雇,而是与深圳富桂精密工业有限公司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关系,被告所属集团对原告的“举报”事件已尽保密义务。综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奖励合同纠纷,奖励合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分则明文规定的十五类合同之外的无名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的规定,应适用合同法总则的规定,并可以参照合同法分则或者其他法律最相类似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三条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采取要约和承诺方式。要约是希望和他人订立合同的意思表示,承诺是受要约人同意要约的意思表示,承诺生效时合同成立。本案中,富士康科技集团是由多家母、子公司组成的联合体,自身不具有企业法人资格,不具备法律主体资格;该集团下属的深圳富桂精密工业有限公司以及被告公司均为独立的法律主体。原告在深圳富桂精密工业有限公司任职期间与“刘医师”联系磋商,原告在磋商中提出举报信息影响如超过100亿元应给予其500万元奖励的意思表示,属于要约。“刘医师”并非被告员工,亦无被告公司的书面授权,本案并无证据证明被告公司对原告该要约作出过承诺的意思表示,故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奖励合同关系不成立。原告基于奖励合同向被告主张权利,属于被告主体不适格,应裁定驳回起诉。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曾超的起诉。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46800元,退回原告。
如不服本裁定,可以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黄    蕾
人民陪审员 周    恒
人民陪审员 丁  建  成
二〇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李舒龄(兼)
附本案相关法律规定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一十九条【起诉条件】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
(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
(二)有明确的被告;
(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
(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第一百五十四条【裁定范围】裁定适用于下列范围:
(一)不予受理;
(二)对管辖权有异议的;
(三)驳回起诉;
(四)保全和先予执行;
(五)准许或者不准许撤诉;
(六)中止或者终结诉讼;
(七)补正判决书中的笔误;
(八)中止或者终结执行;
(九)撤销或者不予执行仲裁裁决;
(十)不予执行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
(十一)其他需要裁定解决的事项。
对前款第一项至第三项裁定,可以上诉。
裁定书应当写明裁定结果和作出该裁定的理由。裁定书由审判人员、书记员署名,加盖人民法院印章。口头裁定的,记入笔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二百零八条人民法院接到当事人提交的民事起诉状时,对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且不属于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情形的,应当登记立案;对当场不能判定是否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接收起诉材料,并出具注明收到日期的书面凭证。
需要补充必要相关材料的,人民法院应当及时告知当事人。在补齐相关材料后,应当在七日内决定是否立案。
立案后发现不符合起诉条件或者属于民事诉讼法法规标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12修正)制定机关全国人大常委会效力等级法律规定情形的,裁定驳回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