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盈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佛山市顺德区华视安电子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粤01民终414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 广州盈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
法定代表人:陈俊彦。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子云,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 佛山市顺德区华视安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
法定代表人:邱雪梅,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升,广东常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 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
法定代表人:傅利泉,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丁为,该公司员工。
原审第三人: 广州市越秀区流花地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环市西路。
负责人:高贵良,该办公室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美富,广东合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詹晓楠,广东合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 广州盈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特公司)因与被上诉人 佛山市顺德区华视安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视安公司)、 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华公司)、原审第三人 广州市越秀区流花地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以下简称流花管委会)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9)粤0104民初2290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3月1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盈特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盈特公司要求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退还已付货款44750元的诉讼请求;2.本案诉讼费及保全费用由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首先,依据大华公司与华视安公司签定的《浙江大华显示系统销售合同》,大华公司销售给华视安公司供广州市越秀区流花管委会指挥中心大屏改造的货物中,LCD单元实际供货型号是DHL550UCM-ES(55寸3.5mm拼缝标亮液晶拼接单元),合同标注的亮度参数是450cd/㎡,而为了骗过盈特公司和采购人的验收,同时“满足”与盈特公司签订《设备购销合同》及《补充协议》的要求,华视安公司和大华公司在销售合同中约定,把供货型号改为高一档次的DHL550UCH-ES(55寸3.5mm拼缝高亮液晶拼接单元),大华公司官网清楚标明DHL550UCH-Es亮度参数是:≥700cd/㎡。华视安公司在《设备购销合同》中清楚列明向盈特公司供货型号为DHL550UCH-ES,大华公司在补充协议中清楚列明按照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项目编号CX2016-06660项目供货700cd/㎡LCD单元。很显然,华视安公司和大华公司均违约了。(详见证据材料:大华55寸高亮标亮LCD单元参数对比公正书。)同样依据大华公司的《浙江大华显示系统销售合同》指定收货人、《浙江大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货物委托交接单》客户签收栏签收人均为颜骏锌,大华公司员工丁为确认颜骏锌为大华的员工。颜骏锌不仅是《补充协议》三方签约的牵头人、联系人,同样也是华视安公司和盈特公司签定《设备购销合同》的牵头人和联系人,结合盈特公司所提供的与颜骏锌电话录音,颜骏锌为本案所涉项目的实际操作者,颜骏锌更在电话录音中亲口承认这是他一手操办的项目,标底也是他写的,甚至指盈特公司对本项目没有贡献。因此,大华公司在本案所涉项目中不仅有合同责任,也有连带责任。其次,盈特公司与华视安公司2017年7月13日签订《补充协议》,华视安公司并未按合同约定向流花管委会供货,这份《补充协议》明确列明以下几点:l.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项目编号CX2016-06660竞价公告、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项目编号CX2016-06660中标方的报价响应表、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项目编号CX2016-06660成交通知书均为本合同不可分割部分,与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2.本合同与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项目编号CX2016-06660竞价公告、乙方的报价响应表、成交通知书不一致的内容无效。3.本协议与原合同由抵触的地方,以本协议为准。本协议与原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华视安公司并没有根据《补充协议》的规定和承诺,按照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项目编号CX2016-06660竞价公告、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项目编号CX2016-06660中标方的报价相应表提供货物,存在明显的违约行为(详见《证据材料清单》5及《证据材料清单》6)。按照这两份新证据和华视安公司及盈特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华视安公司依约向盈特公司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上竞价项目报价相应表中列明的第4项LCD单元,品牌:华亿,型号:HY-5500PHG,及第5项视频综合平台,品牌:华亿,型号:HY-5500DPC两项货物。而华视安公司提供的是以下的产品:型号为DH-M70-4U的视频综合平台,型号为DHL550UCH-ES的液晶拼接屏,以上两项不是华亿的产品,参数也与流花管委会办公室网上竞价采购项目竞价公告(项目编号:CX2016-06660)、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上竞价项目报价表(项目编号:CX2016-06660)列明的参数严重不符,详见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上竞价项目报价相应表(项目编号:CX2016-06660)2-6页。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华视安公司存在严重违约行为,应退还盈特公司已支付的货款人民币89500元并承担违约责任,并按双方合同约定向盈特公司支付合同总金额30%的违约金及合同总金额20%的迟延履行违约金,合计人民币89500元。按双方合同约定需遵守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项目编号CX2016-06660竞价公告,而公告中有关交易规则明确规定如下,见《采购公告》第4页:“货物类产品必须是原厂原装的全新产品,由生产厂商直接交付到采购人指定地点,并且未启封全新包装,具出厂合格证以及相应的资质、质保、售后服务、供货确认等证明,序列号、包装箱号与出厂批号须一致,并可追索查阅。”而CX2016-06660项目采购需求也明确规定:“所报产品需严格按招标需求,型号及参数需加盖原厂公章证明”,见采购需求第8页。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不但没有按招标需求供货,也没有应盈特公司要求同时也是双方合同之约定提交加盖原厂公章的参数确认证明。由于华视安公司违约,不履行合同责任,致使盈特公司无法完全支付合同款项。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其他违约行为,主要指违反的义务对合同目的的实现十分重要,如一方不履行这种义务。将剥夺另一方当事人根据合同有权期待的利益,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作为政府采购供应商的盈特公司,公司主营业务就是参加政府采购项目。政府招标采购的活动有其特殊性,对于供应商的资质和信用要求非常高。而且是连续累计的考察和评估,一旦失信不但会丧失合同信用,还会列入黑名单,永远丧失政府采购供应商的资格。可以这样认为,确保按照政府采购的要求执行合同是盈特公司合同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货款的得益,只是盈特公司政府采购合同的部分,不按照合同约定供货,以次充好,同样是损害盈特公司的合同权益。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以上的违约行为不仅违反了合同的约定,也直接侵害了盈特公司作为政府采购供应商合法的合同权益。另补充意见:1.佛山市顺德区检察院于2020年3月26日对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2017)粤0606民初11400号民事判决书及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粤06民申267号民事裁决书进行立案监督调查。2.华视安公司与大华公司签订的合同约定违反了与盈特公司签订的《设备购销合同》及之后的《补充协议》。3.就本案所涉的项目合同货物,接收不代表验收,不能约定默认验收,且这份合同是华视安公司的格式合同,应属于无效格式条款。且盈特公司从未签收过华视安公司交来的货物,大华公司提交的本案货物签收单签收人是颜骏锌,是大华公司的员工。4.盈特公司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致使权利受到侵害。5.华视安公司与大华公司签订的合同以次充好,串谋欺骗盈特公司及流花管委会,行为极为恶劣,应承担连带责任。6.既然华视安公司将盖有大华公司公章的《补充协议》寄回给盈特公司,说明华视安公司对《补充协议》认可,《补充协议》应有效。7.案涉项目均是大华公司的产品经理颜骏锌跟进,该项目从设计方案、标底参数到安排公司围标,都是其一手操办,但最后是盈特公司中标。采购人的经办人要求盈特公司与颜骏锌配合,共同搞好这个项目,颜骏锌说大华公司不愿意与盈特公司签合同,找了代理商华视安公司签订合同,由于时间紧迫,我方同意了颜骏锌的方式。后由于货不对版,且说好的培训和现场技术都没有下文。在此情况下,签订《补充协议》是补救的选项,《补充协议》各方在2017年1月份达成一致,但华视安公司和大华公司一直拖着后来到了2017年7月份才签好寄给盈特公司。综上所述,责任在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不在盈特公司。为维护盈特公司的合法权益,垦请法院依法支持盈特公司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华视安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大华公司辩称,(一)大华公司未在《补充协议》上盖章,《补充协议》上“ 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印章非我司真实公章,大华公司与盈特公司之间不存在买卖合同法律关系,盈特公司要求大华公司履行《补充协议》的诉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大华公司已履行与华视安公司之间签订的《设备购销合同》约定的供货义务。大华公司子公司浙江大华科技有限公司与华视安公司于2016年12月9日签订了《浙江大华显示系统销售合同》,且浙江大华科技有限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供货义务。(三)盈特公司已经收齐流花管委会向其支付的合同价款,盈特公司订立合同的目的已经实现,盈特公司没有约定及法定的合同解除的事由,盈特公司要求大华公司退还已付货款的诉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大华公司认为盈特公司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盈特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原审第三人流花管委会述称,我方对一审判决无异议,我方与盈特公司之间的合同已经履行完毕,我方与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没有合同关系,对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之间合同的履行情况并不清楚,与我方无关。
盈特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赔偿盈特公司合同违约金及迟延履行违约金合计89500元;2.判令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就本案违约事实向盈特公司公开致歉,公开致歉信刊登于广州日报;3.本案诉讼费用由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承担。后盈特公司变更诉讼请求为:1.自本案起诉之日起解除《设备购销合同》及《补充协议》;2.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退还盈特公司已付货款89500元;3.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就本案违约事实向盈特公司公开致歉,公开道歉信刊登于广州日报;4.本案诉讼费用由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负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9月30日,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受流花管委会委托,在网上发布竞价公告,项目名称为 广州市越秀区流花地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网上竞价采购项目,项目编号为CX2016-06660。盈特公司作为报价供应商竞得上述项目,提交了《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上竞价项目报价响应表》,其中,LCD单元采购需求中载明亮度不低于700cd/m2,盈特公司响应品牌为华亿,型号为HY-5500,响应内容中载明亮度不低于700cd/m2;视频综合平台盈特公司响应品牌为华亿,型号为HY-5500DPC。
2016年12月9日,盈特公司(需方)与华视安公司(供方)签订《设备购销合同》,约定:华视安公司向盈特公司供应大屏幕显示系统一台,总金额182000元,系统清单包含液晶拼接屏(产品型号DHL550UCH-ES)8片,大屏线材8套,大屏一体化支架4套(订做),视频综合平台(产品型号DH-M70-4U)1台(4进12出DVI);供方保证交付的货物为全新品,产品的功能验收以产品随机配备的说明书功能描述为准,需方收货后七天内未书面提出异议视为合格产品;包装方式为原厂纸箱包装;需方须在货物到达时按厂商出厂装箱标准进行验收并签收,需方拒绝签收的,视为违约,供方有权自行处理该批货物;发货需求时间为2016年12月15日,交货地点空白,收货人空白,运输方式以供方指定货物运输方式为准;供方备货完成时间(供方填写)为合同齐套发货时间;……质量保证为供方对提供的产品因质量问题实行三个月保修、更换,各产品免费质保年限详见供方官方网站“服务与下载-服务政策”http://www.dahuatech.com,双方另有约定除外(须在备注处注明);结款日期及结算方式为合同签订后3个自然日内,需方应向供方支付30%即54600元作为预付款,同时开具15天支票方式支付余下70%即127400元,供方收到预付款和期票后安排备货发货以及安装调试,支付方式为电汇;违约责任1)任何一方不履行本合同义务或履行本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均属于违约行为,违约方应向守约方支付合同总金额20%作为违约金,并应对守约方因此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本合同另有规定的除外;2)由于供方原因,未能按合同约定向需方交货,供方应向需方支付迟延履行违约金,每迟延1日,供方应向需方支付相当于迟延交付货物货款的1‰作为迟延履行违约金,但迟延履行违约金总额不超过合同总金额的20%;3)由于需方原因,未能按合同约定付款,需方应向供方支付违约金,每迟延1日,需方应向供方支付相当于迟延支付货款总额的1‰作为迟延履行违约金,但迟延履行违约金总额不超过合同总金额的20%,同时交货期相应顺延,需方迟延付款超过30个自然日,供方有权解除合同;4)需方须在货物到达时须对货物(包装、外观、型号、数量等)进行现场验收并签收,需方拒绝签收的,视为违约,供方有权自行处理该批货物;……合同执行期间,如因故不能履行或需要修改,必须经双方同意,并签订补充协议或另订合同,方为有效;等等。
同日,华视安公司(需方)与大华公司(供方)签订《浙江大华显示系统销售合同》(S20716126289),约定:项目名称为广州市越秀区流花管委会指挥中心大屏改造,货物名称为大屏幕显示系统,数量一套,规格型号详见附件一《系统配置清单》;交货时间为供方备货完成后三个工作日内;交货地点为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环市西路156号之二四楼;需方指定收货人颜先生;合同价款(含税)即合同总金额为100000元;等等。该合同附件一《系统配置清单》载明的设备规格型号为:1.LCD单元,型号DHL550UCH-ES(由DHL550UCM-ES进行标签改制),技术参数为尺寸55英寸,背光模组LED光源,屏幕比例16:9,物理拼缝3.5mm,亮度450cd/m2,对比度4500:1,分辨率1920*1080,响应速度8ms,色域(CIE1931)72%,可视角度178度水平/垂直视角,尺寸1213.50×684.35×246.90(含支架),产地品牌为浙江大华,数量8台;2.显示单元底座,产地品牌为浙江大华,数量4套;3.线缆附件,产地品牌为浙江大华,数量8套;4.国内大华视频综合平台M70系列4U,型号规格DH-M70-4U-4DI-12DO,技术参数为支持12路高清晰度输出通道、4路DVI输入,支持视频开窗漫游拼接,产地品牌为浙江大华,数量1台,备注4进12出DVI。
2016年12月12日,流花管委会(甲方、采购人)与盈特公司(乙方、成交供应商)签订《广州市网上竞价采购项目供货合同》,约定:供货产品清单以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项目编号CX2016-06660竞价公告、乙方的报价响应表和成交通知书为准,产品名称内容必须与本项目乙方的报价响应表中产品名称内容一致;交货时间2016年12月8日起7个工作日内完成送货;交货地点广州市环市西路155号之二4楼;验收时间:乙方应于交货后3个工作日内完成安装,安装质量符合国标要求,甲方应于完成安装后10日内完成验收;本合同总价为261777元;合同签订后,乙方开具发票给甲方并经甲方财务审核确认付款之日起十个工作日内支付合同总价的50%给乙方;全部设备到货并对系统调试开通后,乙方开具发票给甲方并经甲方财务审核确认付款之日起十个工作日内支付合同总价的25%给乙方;设备安装完成试运行3个月,通过用户验收后,乙方开具发票给甲方并经甲方财务审核确认付款之日起十个工作日内支付合同总价的20%给乙方;保修期满一年后十个工作日内由乙方提出申请,甲方将组织对系统运行情况以及运维服务进行考核评估,考核评估合格后,乙方开具发票给甲方并经甲方财务审核确认付款之日起十个工作日内支付合同总价的5%给乙方,如考核评估不合格的,则根据有关条款审定和扣除应付费用;等等。
华视安公司提交一份《浙江大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货物委托交接单》以及大华公司出具《供货安装证明》,拟证明华视安公司向盈特公司提供的货物已经安装调试完毕。该《浙江大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货物委托交接单》载明:合同号为S20716126289广州市越秀区流花管委会指挥中心大屏改造,发运方为大华公司,承运方为原飞航物流,发运日期2016年12月13日,地址为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环市西路156号之二四楼,收货人为颜先生;该交接单客户签收栏有“颜骏锌”签名,签收日期为2016年12月20日。大华公司2019年8月7日出具《供货安装证明》载明:“兹证明 佛山市顺德区华视安电子有限公司在广州市越秀区流花管委会指挥中心大屏改造项目上销售给 广州盈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电子产品是由本司直接发给‘盈特公司’的,发货单号为:原飞航物流137××××0316,本司已派员为盈特公司安装完毕,盈特公司的工程已于2016年12月经验收合格投入使用。”
盈特公司提交一份《补充协议》,该协议内容为:“为更好完成 广州市越秀区流花地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CX2016-06660项目,理顺业务关系,经甲方: 广州盈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乙方: 佛山市顺德区华视安电子有限公司、丙方: 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三方友好协商,在甲方和乙方于2016年12月日签订合同编号为:原合同(见附件1)的基础上签订本补充协议。甲方为本合同需方,乙方作为丙方的代理商供货给甲方,而丙方则负责合同标的中的大屏显示系统的生产、运输交付及项目实施过程中安装调试、大屏系统使用维护的技术培训。在原合同的基础上,经三方协商补充以下条款:1、合同总价由原来人民币182000元调整为人民币179000元;2、付款方式改为按项目进度付款,即百分之五十,百分之四十五,百分之五。尾款5%在保修期满一年后支付。甲方承诺在收到最终用户进度付款后按对应的进度比例转款给乙方,直至款项全部付清。3、本三方协议签订后,即视为乙方就甲方支票不能兑现一事与甲方达成谅解,本协议的签订生效等同乙方放弃就此事追究甲方合同及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乙方同时按有关规定出具《谅解书》予甲方并退回对应期票给甲方。4、丙方除了为本项目提供安装调试和培训之外,承诺按 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对外公开的厂家服务承诺提供服务和支持,包含但不限于《大华大屏显示系统售后服务》中的条款(见附件2)。5、丙方作为生产厂家,承诺按 广州市越秀区流花地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CX2016-06660项目相对应需求和要求提供本合同货物,下列文件均为本合同不可分割部分,与本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1)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项目编号CX2016-06660竞价公告;2)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项目编号CX2016-06660中标方的报价响应表;3)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项目编号CX2016-06660成交通知书。4)本合同与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项目编号CX2016-06660竞价公告、乙方的报价响应表、成交通知书不一致的内容无效。6、丙方不能按本协议第4、5点提供产品和服务,须赔偿甲方因此造成的损失,并支付甲方合同金额30%的违约金。7.本协议与原合同有抵触的地方,以本协议为准。本协议与原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8、本协议一式三份,经甲乙丙三方签订生效。”在协议条款下方,盈特公司作为甲方、华视安公司作为乙方均加盖公章,落款日期为2017年1月13日,在丙方盖章处盖有“ 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印章。大华公司不确认该印章真实性,但未申请鉴定。
另查明,华视安公司于2017年7月24日向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起诉盈特公司,要求盈特公司支付2016年12月9日《设备购销合同》项下货款92500元。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即盈特公司)收取原告(即华视安公司)的货物后,仅支付了部分货款,并对所欠货款92500元以支票(支票号56156911)的形式予以确认,而支票因‘出票人签章与预留银行签章不符’被退票,本案债权债务法律关系明确,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盈特公司起诉要求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支付货款92500元合理,本院予以支持。”该院于2017年11月20日作出(2017)粤0606民初11400号民事判决,判令盈特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华视安公司货款92500元。盈特公司未提起上诉。
后盈特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认为盈特公司与华视安公司协商的货款金额为8万多元,且双方签订了《补充协议》,华视安公司未能依照《补充协议》的约定供货违约在先,应当退还盈特公司已付的货款并承担违约责任。该院于2018年10月17日作出(2018)粤06民申267号民事裁定,驳回盈特公司的再审申请。
盈特公司于2019年5月27日提起本案诉讼。诉讼中,盈特公司、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均确认案涉货物系由大华公司直接发送给流花管委会。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主张收货日期为2016年12月20日;盈特公司主张其不清楚货物签收具体时间,流花管委会也没有通知其何时收到货物,但流花管委会通知盈特公司于2017年1月开出发票收款。盈特公司确认:案涉《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上竞价项目报价响应表》中响应内容的品牌型号参数是盈特公司自行填报;流花管委会收到货物后没有向盈特公司提出异议,且流花管委会已于案涉设备运行一年后即2018年向盈特公司结清全部货款。盈特公司主张解除合同的理由是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构成根本违约,因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提供的产品亮度为450cd/m2,与合同约定的700cd/m2严重不符。
本案法庭辩论结束后,盈特公司于2019年12月5日再次申请变更、增加诉讼请求为:1.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连带赔偿盈特公司违约金90100元;2.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就本案违约事实向盈特公司公开致歉,公开道歉信刊登于广州日报;3.本案所涉合同价格按照厂家市场供货价89000元执行;4.本案诉讼费用由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负担。
一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盈特公司增加诉讼请求,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提出反诉,流花管委会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的,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盈特公司于2019年12月5日即法庭辩论结束后申请变更、增加诉讼请求,不属于可以合并审理的情形,一审法院对盈特公司该申请不予接纳。
根据各方诉辩意见,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为:案涉《设备购销合同》及《补充协议》是否应予解除;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应否向盈特公司退还89500元及登报道歉。一审法院认为,盈特公司主张解除《设备购销合同》及《补充协议》,但合同相对方华视安公司明确表示不同意解除,当事人亦无事先约定解除合同的条件,故本案不符合约定解除合同的情形,盈特公司的诉请是否成立取决于本案是否存在法定的合同解除情形。《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本案中,盈特公司签订《设备购销合同》及《补充协议》的合同目的是为了履行盈特公司与流花管委会签订的《广州市网上竞价采购项目供货合同》。现华视安公司已经履行了发货义务,盈特公司也确认流花管委会已于相关设备投入运行一年以后向盈特公司付清《广州市网上竞价采购项目供货合同》项下所有货款,且流花管委会至今没有对盈特公司的履约行为提出任何异议。即现有证据并无显示盈特公司在履行《广州市网上竞价采购项目供货合同》过程中遭遇障碍,盈特公司也已收齐该合同价款。因此,盈特公司签订《设备购销合同》及《补充协议》的合同目的已经实现。在盈特公司未能证明《设备购销合同》及《补充协议》存在法定解除情形的情况下,盈特公司主张解除该两份合同,并要求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向其退还已付货款及登报道歉,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予以驳回。盈特公司申请对《补充协议》中大华公司的公章真实性进行鉴定,对证明本案待证事实无意义,一审法院不予准许。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于2019年12月16日判决:驳回盈特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038元,保全费1243元,均由盈特公司负担。
经审查,本院对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盈特公司提交了如下证据:1.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检察院民事监督案件受理通知书;2.通话录音。上述证据拟证实盈特公司因错误判决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导致失去了中标资格,权益受损。华视安公司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我方不认可,也与本案无关,对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有异议。大华公司未发表质证意见。流花管委会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证据2由法院认定。流花管委会提交如下证据:1.CX2016-06660合同补充协议(复印件),显示:甲方流花管委会,乙方盈特公司,甲乙双方于2016年12月8日就《 广州市越秀区流花地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网上竞价采购项目(项目编号:CX2016-06660)》订立采购设备供货合同,现达成合同补充协议条款如下,将商品名称LCD单元的品牌由华亿变更为大华,型号由HY-5500PHG变更为DHL550UCH-ES;将商品名称视频综合平台的品牌由华亿变更为大华,型号由HY-5500DPC变更为DH-M70-4U,时间为2016年12月12日,拟证明因盈特公司此前响应的货物“华亿”不在最新的《节能产品政府采购清单》内,双方协商后更换货物品牌并签订了本补充协议,证明协商确定变更品牌为“大华”。盈特公司质证意见如下:对该证据真实性认可,但认为该协议是在流花管委会的压力下签订,该协议也违反了双方最初签订的合同。华视安公司对《补充协议》质证意见如下:对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予以认可,就合同相对性而言,我方与盈特公司约定的品牌就是大华,不存在华亿。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的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综合各方的诉辩意见,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为:华视安公司、大华公司是否存在违约。
第一,本案中盈特公司与华视安公司签订的《设备购销合同》约定的品牌即为“大华”,参数为“DHL550UCH-ES”,与流花管委会提交的CX2016-06660合同补充协议约定的产品品牌、参数一致,华视安公司与大华公司之间签订的合同约定的品牌、参数与《设备购销合同》与上述品牌、参数也一致;第二,盈特公司称是在流花管委会压力之下签订《补充协议》但并未提交证据证实;第三,流花管委会确认其与盈特公司签订的合同已履行完毕,货款已支付完毕,且并未就设备存在问题向盈特公司提出异议。综上,华视安公司提供的货物与双方合同约定一致,且并未出现任何质量问题,华视安公司不存在违约。而大华公司并不确认在《补充协议》上签字,大华公司也并非案涉《设备购销合同》的签订方,故大华公司亦不存在违约。故盈特公司的上诉请求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 广州盈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18.8元,由 广州盈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曹 玲
审判员 蔡粤海
审判员 练长仁
二〇二〇年五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黄怡斐
林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