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与中远海运物流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2016)津72民初504号
发布日期:2019/05/09
天津海事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津72民初504号
原告: 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保定市天威西路2222号。
法定代表人:薛恒,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袁伟明,天津士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新华,天津士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 中远海运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北里220号。
法定代表人:韩骏,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建华,北京市海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颂雨,北京中伦文德(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 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 中远海运物流有限公司多式联运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5月1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年11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新华,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周颂雨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720100元及利息;2、本案诉讼费、证据翻译费、鉴定费、公证认证等费用由被告承担。庭前,原告撤回对被告关于ID3069合同项下为运输496.97方备件货物国内内陆运输费和海运费323500元的诉讼请求,将第一项诉讼请求变更为: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89600元及自2016年1月4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的利息。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告签订了《印度国网ID3069项目运保服务合同条款》,约定被告负责所涉货物的全程运输。由于被告原因,印度内陆运输分包合同货物箱单少了8页,该分包商拒绝予以运输,导致原告为运输315.13方非备件货物额外支付印度内陆运费112900元,为运输496.97方备件货物额外支付印度内陆运费276700元。
被告辩称,1、印度的内陆运输不是由被告负责的,被告承担从原告工厂到印度港口的运输,双方签署合同变更了招投标的内容。印度内陆出现的问题不应该由被告承担。本案的印度内陆运输商也不存在违约情形,被告不应承担连带责任。合同后附箱单是由原、被告各自负责的。2、印度内陆运输商也不存在少运的情形,运输的方量已经远超合同约定数量。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多支付费用。3、原告的起诉超过诉讼时效。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材料:证据1、ID3069运费损失说明函,证明为运输315.13方非备件货物,原告额外支付的印度内陆运费为112900元;为运输496.97方备件货物,原告额外支付的中国内陆运输费和中国至印度的海运费为323500元;为运输496.97方备件货物,原告额外支付的印度内陆运费为276700元。证据2、ID3069运保服务合同,证明原告与被告达成运输协议,约定被告对中国内陆至印度内陆的全程货物运输负责,并以承诺函的形式保证承担全程运输下的所有责任、义务和风险;被告负责所有发运单据(包括箱单)的制作,准备产品及附件报关、清关以及信用证中承兑要求的资料(包括了装箱单),对原告协助提供的单据进行最终审核并对其正确性负责;该合同列明了被告及其分包商应负责运输的货物箱单(二者的货运量为等量),运输总量为5162.84方,且锁定了运费数额,为固定不变价。证据3、ID3069项目招标文件,证明在被告进行投标时ID3069项目的货运总量已经确定,被告及其印度分包商的货运量应相同,标书显示运输区段为中国内陆至印度内陆的全程运输。证据4、ID3069印度内陆运输服务合同,证明因财务安排以及被告的要求,原告与被告的印度分包商订立了印度内陆运输合同;该运输合同货物箱单所列明的货物总量为4350.74方。证据5、ID3069已发运的部分箱单,证明被告运输了812.1方货物中的315.13方非备件货物,承运的区段仅系中国内陆至印度港口。证据6、会议纪要,证明为继续完成上述315.13方(会议纪要记载的是228方)货物的印度内陆区段的运输,原告另行委托其他印度公司运输,为此额外产生了印度内陆运费112900元。证据7、与中特物流有限公司订立的运输合同(包括了ID3069备件部分),证明就被告拒绝运输的496.97方备件货物,原告与案外人另行签订了运输合同,所涉中国内陆至印度港口的运费合计为323500元。证据8、中特物流有限公司报价单,证明就496.97方备件货物案外人所收取的中国内陆至印度港口的运费合计323500元。证据9、中特物流有限公司已发运的ID3069备件箱单,证明案外人已将上述496.97方备件货物运输完毕。证据10、ID3069项目招标文件部分箱单,证明招投标时3069项目的货运总量已经通过箱单确定,与正式签订的运保合同所载货量一致。
被告对原告证据的质证意见:证据1不属于证据,不予质证。证据2-5、10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认可,对证明目的不认可;证据2和证据4为两份独立的合同,被告对箱单不具有审核义务;招标后双方对相关内容进行了协商和变更,最终权利义务应以签署的合同为准。对证据6-9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认可。
本院对原告证据的认证意见:证据1为原告单方制作,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定。对证据2-5、10的真实性予以认定,可以证明双方合同约定的内容。证据6为域外取得的证据未经公证认证,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定。证据7-9均为复印件,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定,且就其所证明的事项原告已经不再作为诉讼请求,故对证据的关联性亦不予认定。
被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材料:证据1、律师函,证明被告委托律所向原告发送律师函,要求原告支付拖欠的物流费用,没有拒绝继续履行合同;证据2、原告解除合同通知函,证明原告单方解除ID3069合同;证据3、招标报价表格,证明招标时,原告要求被告根据单台运输费用、合计运输费用分别报价。运费最小单位为每台设备;证据4、投标报价表格,证明投标时,被告按要求按照单台运输费用、合计运输费用分别报价。运费最小单位为每台设备;证据5、(2015)津海法商初字第145-162号案件中提交的关于未发运货物体积的证据,证明ID3069合同实际应发运的体积为5162.84立方米,根据提单显示实际发运的体积为4595.89立方米;证据6、(2015)津海法商初字第145-162号案件中提交的与被告往来邮件,证明双方的邮件沟通均是以台即整套发运为前提进行订舱和运输的;被告多次在邮件沟通中提醒原告尽快将备件完成包装,以免因为这些备件的包装未完成而延迟整套货物的运输;证据7、打尺报告,证明打尺报告记载的体积超过合同规定的运输体积;证据8、被告与中远航运股份有限公司签署的包运合同,证明海运段部分的运费单价;证据9、往来邮件,证明双方的邮件沟通均是以台即整套发运为前提进行订舱和运输的;被告多次在邮件沟通中提醒原告尽快将备件完成包装;运费收取也是按照整套发出计算的;原告实际发运体积大于合同约定体积;证据10、出口报关单,证明已发运的货物均是以整套出口报关,没有单独发运备件的情形。
原告对被告证据的质证意见:对证据1-6、9-10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据7-8如果有原件,认可真实性。
本院对被告证据的认证意见:对证据1-6、9-10的真实性予以认定。证据7-8未提供原件,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定。同时,就被告提供证据所证明的事项原告已经不再作为诉讼请求,故对全部证据的关联性不予认定。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3年5月27日,原、被告签订《印度国网ID3069项目运保服务合同条款》(以下简称运保合同),约定:原告委托被告代为办理出口货物运输及印度分包商管理相关操作事宜,起运地为原告指定地点或指定的公司院内,交付地为原告指定的印度卸货港;原告与被告印度的合作伙伴J.M.BAXI&CO.公司(以下简称JMB公司)直接签订印度内陆运输合同,被告须协调整个合同并对全程货物运输负责,同时就印度内陆运输承运方合同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被告负责所有发运单据的制作,包括但不限于箱单、发票、报检、报关和保险单据;被告还负责准备产品及附件报关,清关以及信用证中承兑要求的资料,对原告协助提供的单据进行最终审核并对其正确性负责。同日,原告与案外人JMB公司签订了《印度国网ID3069项目印度内陆运输服务合同条款》(以下简称印度内陆运输合同),约定:原告委托JMB公司代为办理印度内陆运输及清关等相关操作事宜,起运地为目的港口车板接货或原告指定的堆场,交付地为原告指定的印度变电站。两合同所附箱单相比,印度内陆运输合同比运保合同少了8页,对应的货物数量为812.1立方米。
另查明, 中远海运物流有限公司原名称为“中国远洋物流有限公司”,在审理过程中公司名称进行了变更。
本院认为,本案为多式联运合同纠纷。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双方多式联运合同的内容;2、被告履行合同是否有违约行为;3、原告主张的损失是否真实准确;4、原告的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关于原、被告双方合同的内容。从双方签订合同的内容上看,原、被告之间存在多式联运合同关系,被告负责货物在起运港之之前的陆路运输以及运抵印度卸货港之前的海上货物运输,负责本合同项下发运单据的制作;同时,双方还约定对于印度内陆运输承运方合同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关于被告履行合同是否存在违约行为以及是否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从双方提交的证据和庭审陈述看,运保合同和印度内陆运输合同作为两份独立的合同,印度内陆运输合同比运保合同少了8页箱单,原告由此主张被告应当赔偿原告多支付的运费,本院认为被告并不是印度内陆运输合同的一方当事人,其在运保合同中单据制作和审核义务不当然延伸至印度内陆运输合同。印度内陆运输合同比运保合同少了8页箱单属于订立合同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并非作为印度内陆运输承运方的案外人JMB公司履行合同中出现的违约行为,故也不存在被告就此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问题。
关于原告主张的损失是否真实准确的问题。原告未能举证证明8页箱单所涉货物是否进行了运输以及是否就此向相关方额外支付了运费,未能举证证明证据翻译费、鉴定费、公证认证等费用实际发生。
关于诉讼时效问题。印度内陆运输合同比运保合同少了8页箱单作为合同订立过程中产生的问题无从谈起诉讼时效问题。同时考虑到,原告未能就损失完成举证责任,且被告对原告所称损失不负赔偿责任,本院对于诉讼时效问题不作进一步论述。
综上所述,被告对原告所称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 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7144元,由原告 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一式五份,上诉于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陈建鹏
代理审判员  李 颖
代理审判员  陈文清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刘 晓